离开小岛后,波利斯还沉浸在发呆中,小脸也变得通红。看到这样的波利斯,伊森有些发愁。
相对于此,再没有比这次航海更顺利的了。
出发后2天,他们就到了巴比伦。







在一个又破旧又极其普通的,实际上却进行着各种各样地下交易的小酒馆,
一个背着大背包的旅行者走了进去。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所以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德雷克环视了一下酒馆,跟着男招待走进了一间里屋。
在里屋里,为了跟他交易的人们正等着他。







不一会儿,
轰!!哎呀!!扑通!!
一阵喧嚣尖叫过后,德雷克从里屋走了出来。他的样子跟刚进去时一样,
顺手给男招待扔了一些钱,便坐在了椅子上。







“切~ 想骗谁啊! 老样子,给我来杯我平常喝的酒,剩下的就当维修费。”






人们都以为他只是疯狂敛财的寻宝猎人,殊不知他也有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他原是拉普兰皇帝亚历山大12世和皇后伊丽萨白唯一的儿子,
名叫弗朗西斯·德雷克,为亚历山大13世,一出生便是皇太子。







他的父亲非常严格地教育他,但在内心却深深地爱着他的儿子,犹如慈蔼的皇后一样。
有一天,强健的皇帝突然缠绵病榻,最终离开了他的儿子。
是弗朗西斯15岁那年的事情。







皇帝突如其来的病故,令所有人都十分伤心。
与此同时,可怕的传闻更令大家人心惶惶。
据说皇帝与皇太子矛盾重重,皇太子指示下人下毒害死皇帝的传闻传遍了整个国家。






所有的阴谋都出自虎视眈眈盯着皇位的宰相和他的女儿第一后宫拉尼亚的合谋。
他们缜密并利落地进行了这一切,使皇太子措手不及,诬陷他,给他扣上了弑父的罪名。







对付奸诈狡猾的宰相,皇太子还显得稚嫩很多。
最终,皇太子被判流放之刑,在流放地被人毒害了。
得到儿子的死耗,彻底失去希望的皇后,以自尽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难道是皇帝有先见之明吗?
皇太子从小就服用很多灵丹妙药,同时也服用少量的毒药,培养了对毒药的抵抗力。
所以,在流放地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他,改名为德雷克,为了日后报仇,离开了拉普兰。








之后,他为了活下来,做过船员、木匠、商贩,干劲了所有粗活,直到20岁那年,
他成为了一个孩子的爸爸,为了年轻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努力奋斗的他,
一晃成为了富裕的商人。








天才般的头脑加上从小就身为皇太子接受诸多教育的德雷克,后来辗转诸多行业,
与很多人打交道,积累的处世哲学和社交性为他成为富豪奠定了基础。







他26岁那年,拉普兰的宰相死了,第一后宫拉尼亚登上了女王的位子。







得到这个消息的德雷克觉得时机到了,他首先把商团的头领位子托付给他的得力助手,
在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调整重组了商团的结构。
之后,他捆好行李,向拉普兰出发,去找他曾经藏起来的,象征王权力量的《仙人石》。








《仙人石》是首任国王亚历山大1世和精灵女王和亲为约,得到的宝石,是王家的祖传之宝。
另外,为了跟精灵女王信守诺言,一直保护看管着在拉普兰西北侧的女王森林,使森林不被破坏。
在皇帝去世之前,德雷克暗地里悄悄地把《仙人石》藏在了女王森林的一颗大树下。
日后等他再回来时,只有拿着《仙人石》才能为自己伸张,成为真正的王室继承人。
所以《仙人石》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没有,还是没有…… 怎么会这样?”
他刚到拉普兰就直接奔向女王森林去找宝石,但宝石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真是雪上加霜,一直视为圣地的女王森林被毁的一片狼藉,
还被定为禁止出入的区域,有官兵看守着。
最终被官兵抓到,关进大牢的德雷克,花了很多钱,从牢狱里逃了出来,
但他的真实身份却被女王发现了。
他回到家后,为了家人的安全,赶忙带着家眷向东,奔向了巴比伦王国。








离开底比斯,抵达的地方是一个荒僻的海岸村庄《风丘》。
在那里,他们买下一个小旅馆,留下妻子和孩子,
德雷克便出发去寻找《仙人石》。在旅途中,十分想念家人时,便乔装成客人,偷偷回来见妻子和孩子。








一边寻找《仙人石》的同时,不知不觉德雷克变成了有名的寻宝猎人。
终于,得知宝石的下落,在去找宝石的途中遇到了贝恩。
差点丧命的德雷克,幸运的被威尼斯商船搭救后,
在阿尔贝托的医治下,捡回了一条命。








身体康复后,马上去了底比斯,但宝石又扑了个空。
回到巴比伦的德雷克,与堆积如山的文件,开始了忙碌的工作。
突然有一天,同时传来了两个十万火急的消息。








第一个是,拉普兰发生了内战,为了压制叛军,拉尼亚的儿子,皇太子战死了的消息。
第二个是奥马尔传来的情报,是关于自己的女儿波利斯的内容。
书信里面称赞了波利斯的美貌、正直的品性等,同时还说她已经去了巴比伦。








读完书信的德雷克,心里暗暗地兴奋起来,但又担心女儿会埋怨自己。
尽管如此,在内心深处还是盼望波利斯能平安到来,快点见到她。
“以后再也不会做出与家人分离的愚蠢选择了。”








预期抵达的时间已经过了好久,可波利斯还是没有来。德雷克忐忑不安,无法专心工作。
此时,传来了口信,说有客人来了。
一到会客室,便看到了穿着华丽的客人,妖艳的微笑着走进德雷克,跟他打招呼。







“你好,我是帕梅拉。”







“您的女儿是不是叫波利斯?真是纠缠不休的缘分,我之前与波利斯也见过面。
真遗憾,你们父女相逢恐怕要在拉普兰了。
现在估计应该到拉普兰了。
还有,我只不过是前女王的跑腿儿,请不要太仇视我。
如果需要慰问的话,去拉普兰之前,请通知我一下。”







帕梅拉离开后,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使德雷克浑身颤抖,沉浸在怒气中。






但又马上振作了起来,“全面战现在才真正开始,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噩梦般的日子。”